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精彩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eshaerialarts.com

             (一)大儿媳张敏


  老扒55岁,妻早丧,和三个儿子轮流住,三个儿子已婚,大儿媳张敏26岁,二儿媳25岁叫陈法蓉,三儿媳叫陈红23岁,三个儿媳妇都娇媚动人,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老扒看着她们经常鷄巴竖立,真想抱住她们好好操一操,可她们正经的样子让他……


  今天老扒得知大儿子要出差两个月,便借了几本公公和儿媳偷情的淫秽光盘回家,放在显眼处,自己故意早出晚归,他发现光盘都被动过,一天老扒对张敏说要到老朋友家去玩中午不回了,他偷偷到楼下躲好,一会张敏提着篮子去买菜,老扒进屋躲在自己房间,打开电视,原来他在客厅装了微型摄像机。


  不久儿媳回了,只见大儿媳进她卧房换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带短睡裙,里面什幺也没穿,儿媳拿了本光盘放入影碟机,并把门反锁好左在非常精彩上,频幕出现一个丑陋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性交的淫秽画面。


  张敏这时把吊带拉下露出白嫩的大奶子,并把裙摆撩到腰间,露出粉嫩的骚穴,她一手抚摸奶子一手抚摸骚穴,老扒看得心头狂跳把自己衣裤脱光,边看频幕边搓着大鷄巴,他忍住沖动过了10多分钟才打开房门,走到儿媳面前,张敏猛然看见公公光着身子站在面前,胯下的大鷄巴怒挺着一跳一跳的,惊叫道:「公公……你……」


  老扒扑在儿媳身上:「骚媳妇……骚穴是不是想要大鷄巴了……让公公好好操操……你……」


  不由分说撑开儿媳白嫩的大腿,大龟头顺着淫水插入儿媳妇的骚穴,张敏叫道:「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妇……呀……啊……好痛……你的鷄巴太大了……痛啊……」


  张敏挣扎着想摆脱公公的大鷄巴,老扒一手抓紧儿媳的双手,一手抓住儿媳一条嫩白的大腿,鷄巴用力一五体头地支持,插进大半。


  张敏:「啊……好痛……公公……不要……我是你媳妇……你别……啊太大了……放开我……」


  张敏扭动屁股想摆脱公公,老扒顺势拉出鷄巴再用力一五体头地支持终于全根尽入,老扒轻轻抽动鷄巴,一面制止儿媳挣扎,一面伸舌舔吮儿媳肥美白嫩的大奶子,这样干了10多分钟张敏娇声呻吟着:「不要……公公……放开我……啊……好美……不……大鷄巴……用力……不……你不能这样……啊……」

  放弃了反抗,老扒见机改变招数,双手抱住儿媳的白嫩大屁股开始大力抽插,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水「卜滋」声,扒的淫笑声,儿媳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使整个客厅充满淫靡之声:「啊……好美……别停……用力……媳妇要来了……啊……啊……」


  档张敏抱着公公的屁股来了第一次高潮,瘫软在非常精彩上,老扒感觉到儿媳的淫穴来了高潮,忍住射精沖动,抽出湿淋淋的大鷄巴,张敏感到一阵,空虚,心里舍不得公公的大鷄巴可又羞于出口,老扒淫笑着说:「媳妇……整幺样……公公……鷄巴不错吧……」


  张敏从淫欲中清醒过来,想到被公公强奸,哭了起来,老扒坐到非常精彩上搂过儿媳妇抚摸着儿媳的大奶子说:「公公不好……你太美了……公公忍不住……来……看电视。」


  这时画面里那对翁媳正,用69式互相口叫,淫声不绝于耳,张敏脸一红想站起来离开公公的搂抱,却被老扒拉进怀里跌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肥嫩的屁股贴着公公的大鷄巴,心里一阵慌乱,老扒一手搓着一只大奶子,嘴舔着一只呆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儿媳的骚穴,鷄巴还一跳一跳地敲打儿媳肥嫩的屁股,张敏受到如此挑逗,淫欲又起,呻吟着:「不要……公……啊……不要再逗媳妇了……媳妇受不了了……」


  老扒让媳妇坐在非常精彩上仔细地看着这娇媚的儿媳妇,只见儿媳娇脸绯红红唇娇艳欲滴,睡裙捲到腰际肥美白嫩的大奶子和大屁股,浑身洁白如雪,腋窝光滑无毛,白嫩的大腿根和稀疏的阴毛还粘着淫液,如玉般的小脚还穿着乳白色的高跟凉鞋,充满了性感。


  张敏见公公色眯样子,忙把裙摆拉到大腿,正想把吊装拉好时,老扒跪在儿媳面前撩起儿媳的裙摆双手把儿媳白嫩的大腿扒开举高,伸出舌头舔吮着儿媳的骚穴,他先把四周的淫液舔乾净,再把舌头伸进儿媳的骚穴里搅动……


  张敏仅扭了几下屁股就任由公公淫弄,还把屁股向前靠了靠好让公公舔得更深,和丈夫结婚多年从没有互相口交过,没想到滋味还不错,嘴里呻吟着:「好公公……不……坏公公……不要……你舔得儿媳好难受……媳妇好痒……啊……再进一点……好舒服……啊……」


  张敏想反正被公公操了,又有一个多礼拜没挨操,乾脆好好享受一下,就放松下来享受公公的口交,老扒感受到媳妇的变化,昂起粘满淫液的脸:「骚媳妇……你的淫液真好吃……又香又甜……看你的样子很享受啊……不过公公的鷄巴也不错……你也要尝尝……」


  说着让儿媳侧躺在宽大的非常精彩上,自己也侧躺在儿媳身边,头对着儿媳的骚穴,把大鷄巴对着儿媳的嘴,头枕着儿媳一条腿,把儿媳另一条腿搭在肩头伸出舌头拚命舔吮儿媳的骚穴。


  张敏看着公公湿淋淋还沾着淫液的大鷄巴一股羞意涌上心头,结婚几年从没舔过男人的鷄巴,想不到却要舔公公的鷄巴,下体涌起的麻痒使她忍不住抓住公公的大鷄巴放进嘴里舔吮起来。


  张敏闻着公公鷄巴和着自己淫水的味道淫心大动骚穴流出一股淫水,张敏先把公公的鷄巴舔乾净,再让鷄巴在嘴里出入:「公公……你的……鷄巴好大……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


  老扒含糊不清应道:「好……就这样……骚媳妇……公公舔得你舒服吗?」

  「好公公……媳妇好舒服……你真会舔……啊……对……啊……」


  老扒说:「来……拉起儿媳,躺到非常精彩上,头靠着非常精彩枕,来……趴在公公身上。」


  张敏顺从地趴在公公身上,双脚靠在非常精彩枕边,抓起公公粗大的鷄巴又吸又舔,老扒也不示弱,对儿媳的骚穴又搅又挖,翁媳极尽淫乱只能事,翁媳就这样互相口交了10多分钟,张敏是淫叫不断,口里还舔吸这公公的大鷄巴,而公公用力舔这儿媳,死儿媳了……


  又来了一次高潮,淫液沾满公公的嘴,老扒也忍不住了,他拍拍儿媳的屁股:「来……让公公好好操操……骚媳妇的嫩穴。」


  张敏顺从地从公公身上爬起横躺在非常精彩上妩媚地看着公公:「坏公公……连儿媳妇都搞……」


  老扒淫笑说:「那幺漂亮风骚性感的儿媳妇……公公不玩玩……可是天大的罪过。」


  粗大的鷄巴随着插入儿媳又紧又窄的骚穴,张敏忍不住淫叫:「公公……你的鷄巴太大了……轻点……儿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公公……操得媳妇好舒服……用力……再深点……嗯……真好……公公你真会操儿媳……操得好……舒服……我的好公公……操死儿媳妇了……啊……嗯……啊……」

  拉扒听着儿媳的淫声蕩语大鷄巴更加卖力地抽插骚穴,老扒把儿媳一双白嫩的腿扛在肩上,双手抱住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体运送,疯狂地干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张敏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


  浑身无力,一对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公公的大力抽插而晃蕩,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的肩头无力地晃蕩,肥美的大白屁股随着大鷄巴一上一下地摆动,一双白生生的嫩手紧紧搂住公公的屁股,一时间肉与肉的碰撞声……大鷄巴插入骚穴「卜滋」声……老扒的淫笑声……儿媳妇的淫浪呻吟声充满客厅。


  张敏在公公的努力操干下来了两次高潮骚穴紧紧咬着公公的大鷄巴,老扒差点忍不住射精,他知道不能那幺早射精,他要让儿媳知道大鷄巴的厉害让她臣服在在自己的胯下,以后好随时随地操这美丽风骚的大儿媳。


  张敏这时被公公操的差点昏迷:「公公……儿媳……妇不行了……你怎幺还不来……好公公……真能操穴……真能操媳妇……啊……啊……不行了……啊……又来了……啊……啊……」


  张敏达到第三次高潮,无力地瘫软,在公公怀里,老扒这时拉出鷄巴,对张敏说:「骚媳妇……舒服吧……来……把睡裙脱了……更舒服的在后面……」

  说着把沾着淫液的睡裙从媳妇身上脱下,张敏听见公公还要干,说道:「你还要操……坏公公……趁儿子不在家奸淫儿子的老婆……把儿媳妇操得要死要活……」


  「公公不操你……你哪有那幺爽。」


  老扒把儿媳的高跟凉靴脱下,嘴里啧啧赞道:「媳妇……你的脚真美……又白又嫩……」


  说着把儿媳白嫩的脚丫放进嘴里舔弄:「呜……我骚媳妇的脚丫好香。」

  大鷄巴还不停磨擦儿媳的骚穴,张敏被公公挑逗得淫心又起:「嗯……公公……不要磨……媳妇好痒……鷄巴好大好硬……公公……你的鷄巴比你儿子要大得多……难怪媳妇被你操得欲仙欲死……公公……媳妇想要公公的大鷄巴……」

  「要公公的大鷄巴干嘛,要公公大鷄巴……插媳妇的骚穴……」


  张敏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娇媚地看着老扒老扒淫笑着看着媳妇的娇躯,舔着儿媳白嫩脚丫,大鷄巴插入骚穴:「骚媳妇……公公的大鷄巴来了……噢……小穴真紧……夹得公公好舒服……」


  「啊哟……公公……你的鷄巴好大……小穴让大鷄巴插烂了……用力插……操死儿媳算了……儿媳不要活了……让儿媳妇死在公公胯下算了……用力操……操死媳妇了……」


  「公公可不能把骚媳妇操死……不然以后就没媳妇操了……」


  「阿蓉呢……她还不是你媳妇……你可以操她……她比我还年轻漂亮……」

  「公公有你就够了……」


  「哼……提到阿蓉……鷄巴涨得还要大些……阿蓉早晚要被你操……」

  老扒挺着涨硬的大鷄巴狠狠抽插,张敏沉浸在翁媳乱伦交媾的淫欲当中,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和公公操B,老扒这时抱着儿媳翻了个身,让儿媳跨坐在自己身上,张敏扶着公公的大鷄巴对準嫩穴坐下去,双手搂着公公,肥臀上下套弄着公公的大鷄巴。


  老扒一手搂住儿媳肥美的大屁股,一手搓揉着儿媳丰满白嫩的大奶子,屁股配合儿媳肥臀的套弄向上五体头地支持,大鷄巴全根进入嫩穴,只剩两个大卵蛋在外晃动。


  张敏呻吟着:「公公……你好有力……大鷄巴好猛……媳妇好美……好舒服……嗯……啊……啊……」


  就这样在你套我五体头地支持你来我往中过了10多分钟,老扒又要张敏伏在非常精彩上,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跪在非常精彩上翘起肥美的大白屁股,手撸着粗硬的大鷄巴从后面插入儿媳妇紧窄的嫩穴。


  「啊……啊……操死儿媳妇了……公公……真会操媳妇……你怎幺这幺会操儿媳妇……花样这幺多……儿媳妇结婚这幺多年……从来没这幺舒服过……啊……你比你儿子强多了……以后媳妇天天让你操……用力……啊……啊……」

  老扒受儿媳的鼓励,更加卖力地抽插大鷄巴不得:「我的骚儿媳妇呀……我儿子不如公公吗……你这幺欠干……让公公代他好好操一操他老婆……」


  双手用力揉捏儿媳的大奶子,挺动鷄巴快速抽插。直操得张敏淫叫不断,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水抽动声……媳妇的淫蕩呻吟声……公公的淫笑声再次充满客厅……张敏再次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耸动着肥美的白屁股向后迎合公公大鷄巴的抽插:「公公……你真能干……媳妇又要来了……啊……大鷄巴真好……啊……」


  老扒也忍不住:「媳妇……公公也要来了……啊……啊……」


  双手抱紧媳妇的大屁股,张敏鼓起余力向后耸动屁股紧紧夹着公公的大鷄巴,终于,老扒在无比的刺激中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这股精液射了10多次才射完,而张敏也被公公的浓精浇得花心乱颤,淫水滚滚而出,达到高潮。两人互相搂抱亲吻着。



             (二)二儿媳陈法蓉


  「咚咚……」一阵敲门声,并传来悦耳的女声。


  「大嫂……开门……你怎幺了?」


  愿来是老扒的二儿媳陈法蓉,她听说张敏一人在家,特地过来陪她。刚才敲门没人应,隐隐约约听见呻吟声,以为大嫂病了,哪想到是翁媳两在激烈操穴根本没听到,翁媳俩这时才听到,顾不得浑身的汗水和淫液,沖忙穿起衣服,老扒走进自己的睡房……


  慌乱中张敏顾不得进卧房穿衣服,只把吊带睡裙穿上影碟机也没关就去开门。

  陈法蓉进屋说道:「怎幺这幺久才开门我刚才听到呻吟声,大嫂你病了幺,怎幺脸红红的。」


  张敏:「没有,啊……我刚洗完澡……快坐。」


  陈法蓉忽然看见电视还开着,画面里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在性交,少妇还「公公……公公啊……」叫个不停,淫秽的场面让陈法蓉娇脸羞得通红,笑着看着张敏道:「大嫂……大哥不在……是不是想男人了……啊……这是公公和媳妇在偷情……」


  张敏忙把电视关了,让阿蓉坐在非常精彩上,自己去倒水,阿蓉看着张敏说:「大嫂,你穿得这幺性感,里面什幺都没穿……小心啊……」


  「你才要小心呢……穿得那幺少……勾引男人啊。」


  阿蓉今天确实很性感,穿了一件黑色紧身的连衣吊带短裙,把白嫩的肌肤衬得更白,胸口开得很低,露出大半截白嫩的大奶子,大奶子把衣服撑成大圆弧形,两个乳头隐隐约约可见,圆圆翘翘的大屁股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腿上没穿丝袜,白嫩的大腿裸露着,洁白娇嫩的脚穿一双长带高根黑色凉鞋,黑色的鞋带顺着脚踝缠绕到小腿肚,白嫩的脚丫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


  阿蓉丰满的娇躯充满了诱惑力,和张敏一样都成熟性感的风骚少妇,阿蓉坐了一会觉得屁股凉凉的,便用手摸了下只觉粘糊糊的,入鼻有股精液合着淫液的气味,阿蓉是过来人立刻明白了:「大嫂……公公在家吗?」


  「吾……不知道……可能在吧……」


  张敏吱呜着,阿蓉看见张敏的样子想:「难道大嫂和公公……」


  这时老扒走出来:「哦……原来是阿蓉啊……什幺时侯来的……我刚睡起……阿敏……饭煮好了吗?」


  「还没呢,我这就去。」说着翘着肥臀一扭一摆地走进厨房。


  老扒挨着二儿媳坐下:「阿蓉呀……好久没见了,你越来越漂亮了。」

  「公公你可真能睡,都12点了才起床……」


  这时张敏走出来:「我出去买点好菜。」


  说完换了衣服就出去了,阿蓉忙说我陪你也跟着走了,老扒无聊下走进卧房打开闭路电视,画面里竟出现了老扒和大儿媳张敏性交场面,原来摄像机把一切都拍下了,老扒看着鷄巴又硬了起来,幻想着同时与两个儿媳妇作爱。


  老扒决定行动吃饭时老扒让媳妇喝放了迷药的可乐,自己喝了一瓶壮阳酒,不久她俩人都觉头昏,摇摇晃晃一同倒在非常精彩上,老扒先把张敏衣裤脱光揉捏亲吻一番抱到她自己的房间,盖好赤裸裸的大儿媳后,才把二儿媳陈法蓉抱进自己的睡房。


  ,他把阿蓉丢到床上,把摄像机对準,脱了自己的衣裤露出大鷄巴老扒先把阿蓉的吊带从肩头拉下,儿媳那两颗肥美白嫩的大奶子立刻蹦出原来没戴乳罩,老扒双手抓住儿媳的大奶子大力揉搓,嘴亲吻着儿媳娇艳的红唇,阿蓉在刺激下哼了几声。


  老扒挺着涨硬的鷄巴趴在儿媳胯下,把裙摆撩到腰际露出粉嫩的大白屁股,接着把小小的黑色三角内裤从儿媳的屁股褪下,内裤从一条大腿脱出另一角还挂在另一条大腿处,老扒盯着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和粉嫩的淫穴,鷄巴更加涨硬,把儿媳大腿撑开举高,嘴对着儿媳的嫩穴舔吮着。


  阿蓉虽昏迷对性刺激感应很大,嘴里呻吟着扭动屁股,淫水流出骚嫩的小穴,老扒舔吃着儿媳流出的淫液,站起身把鷄巴放在儿媳唇边,阿蓉迷糊中张开嘴任由公公的大鷄巴在嘴里出入。


  只几下老扒就,忍不住了,从媳妇嘴里拉出大鷄巴伏在媳妇身上,把儿媳大腿扛在肩头,大鷄巴对準嫩穴「卜滋」,就进入一大半,轻轻拉出再用力一五体头地支持,大鷄巴全根进入。


  「美人……儿媳妇……公公的大鷄巴来啦……真紧。」


  大鷄巴用力抽插起来,阿蓉在公公插入时抬起屁股呻吟着:「好美……啊……噢………啊……」


  阿蓉昏迷中在公公胯下娇声呻吟,大腿无力地搭在公公肩头晃蕩,小内裤也滑到大腿根处,老扒越操越猛,不久就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阿蓉被公公的精液浇灌的好舒服,娇躯一颤,淫水顺着公公的精液流出骚穴,小小的内裤沾满粘粘的白色淫液……


  老扒抽出大鷄巴,把儿媳的内裤脱下擦了几下鷄巴上的淫液丢在一边,再把儿媳的吊带裙脱下,老扒双手搓着儿媳的大奶子。嘴含着儿媳粉红的乳头,老扒享受着儿媳娇美的肉体,嘴顺着大奶子移到小腹………大腿……骚穴……舔着稀疏的阴毛,再把嫩穴四周的淫液舔乾净,再把儿媳的鞋带解开,舔吮着儿媳白嫩的小脚和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脚丫……


  陈法蓉象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大鷄巴在狠狠地插着自己的小嫩穴,猛然间睁开眼,只见自己光着身子只有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接着看见同样光着身子的公公跪在自己胯间。


  一条丑陋的鷄巴软棉棉地搭在胯下,而公公此刻正举着自己的双脚舔吸自己的白嫩脚丫,阿蓉惊叫一声挣脱公公滚下床向门口跑,可慌乱中跌到地板上,老扒也没想到儿媳这幺快就醒了,原来阿蓉只喝了一点可乐,药效很快就过了,呆了呆,见儿媳跌到,扑到她身上。


  「媳妇呀,刚才你没动静不过瘾,这下让公公好好过过瘾。」


  不顾儿媳的挣扎,扒开儿媳的大腿舔吸着搔穴,一手还搓着半硬的鷄巴,一会老扒的鷄巴变得又粗又硬,顺着淫水插入儿媳的嫩穴。


  舷陈法蓉被公公的大鷄巴再次插入,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麻痒从下体涌向全身,心里虽然在抗拒,可身体却不听指挥扭动着迎接公公大鷄巴的抽插,并呻吟连连:「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妇……啊……噢……好大……好硬……公公……你的鷄巴太大了……轻点插媳妇……媳妇受不了……不……啊……不……要再操媳妇了……求求你……大嫂会听见的。」


  「乖媳妇……既然你怕大嫂知道……就乖乖地让公公操……不然我就说你色诱公公。」


  陈法蓉想已经让公公操了,乾脆让他操个够,就说:「好吧……媳妇让你操……不过以后不许再操了……」


  老扒见媳妇松口,心想操了再说,以后哪还由得你:「好……怕只怕你尝了公公的大鷄巴以后再也离不开公公了……嘿嘿……骚媳妇……好好享受公公的鷄巴……公公保证你欲仙欲死……」


  说着挺着大鷄巴快速抽插着,双手把儿媳丰满白嫩的大奶子搓揉的变了形,并把儿媳娇美的大腿扛在肩头,耸动屁股狠狠操着儿媳那粉嫩的美穴,直操得陈法蓉大声淫叫:「公公……大鷄巴好厉害……操死媳妇了……公公……把儿媳抱到床上再操好不好……啊……媳妇受不了了。」


  老扒听了也觉得跪在地板上操穴不舒服,就要儿媳抱紧自己,双手搂着儿媳的腰从地板站起,大鷄巴仍旧在骚穴里抽插,一边抽插一边慢慢向大床走去,陈法蓉双手紧紧抱住公公的脖子享受着大鷄巴的抽插,陈法蓉还是第一次让男人抱着边走边操,尤其这个人又是公公,翁媳偷情的乱伦感和刺激性让法蓉欲拒还迎。

  为了让公公早点完事,法蓉耸动肥白滑嫩的大屁股迎接公公的抽插,嘴里淫蕩地呻吟着,老扒抱着儿媳妇边走边操着,对儿媳的迎合非常满意:「骚媳妇……公公的大鷄巴不错吧……挨公公屌的滋味不错吧……比你老公如何。」


  法蓉听公公说出这幺下流的话,娇脸通红:「坏公公……强奸儿媳妇……会遭雷劈的……啊……我偏不说……」


  老扒操得更猛,法蓉想拒觉却被公公的大构鷄巴操得投降了,淫声大叫:「公公……儿媳妇让公公的大鷄巴操死了……公公的鷄巴好大……媳妇被公公操得好舒服……真好……公公……你的鷄巴……这幺大……真是会操儿媳的好公公……媳妇好美……鷄巴又粗又大又长又硬……又会操儿媳妇……比你儿子强多了……公公你的屌操得儿媳妇好爽……啊……嗯……老公……你老爸正在操着你光溜溜的老婆……好舒服……」


  「那你以后愿不愿意天天让公公操……」


  「愿意……媳妇以后天天让公公的大鷄巴操……」


  「这可是你说的。」


  法蓉被老扒奸得欲仙欲死,老扒这时把儿媳放在床边:「骚媳妇……来帮公公吹萧……」


  「我不……呜……」


  法蓉刚想拒觉……却被公公捏开嘴,湿淋淋的大鷄巴插了进去,法蓉只好仰首含着公公的大鷄巴吞吐着,一手抚摸公公的屁股,一手揉搓着公公的卵蛋,嘴里含着公公的大鷄巴,把公公鷄巴上沾着的淫液舔吸得干乾净净,并用舌尖舔弄着公公的龟头和马眼,还不时舔吸公公的卵蛋,老琶被儿媳妇舔弄得差点射精……

  可他毕竟是个操B高手,很快稳住阵脚,让大鷄巴在儿媳妇嘴里自由出入,倒是法蓉忍不住了,一边为公公吹萧,一边摸着骚穴,并淫蕩地望着公公,老扒从儿媳淫蕩的眼神里明白了,


  一条腿站在地板上,一条腿跨过儿媳的头跪在床上,鷄巴仍旧在儿媳嘴里出入,头伏在儿媳胯间,双手把儿媳白嫩的大腿扒开,伸出舌头就往儿媳骚穴里钻,边舔着儿媳的淫水边淫笑:「骚媳妇……淫水真多……真香……好吃……骚媳妇呀……你可真会吹萧……吹得公公好舒服……公公舔得你怎幺样?」


  「公公……你的萧好大……媳妇吹的好辛苦……好公公你别插这幺进嘛……狠不得连卵蛋都插进媳妇嘴里……噢……公公你好会舔媳妇……媳妇让公公舔得好舒服……」


  就这样你吹萧我舔,一对淫翁蕩媳互相口交还夹杂着一片淫身蕩笑和挑逗声,法蓉首先忍不住:「公公……媳妇想要公公的大鷄巴……」


  「要大鷄巴干嘛。」


  「操穴。」


  「操谁的穴?」


  「公公你坏………当然是操媳妇的穴。」


  老扒这才掉转头挺着大鷄巴插入儿媳妇的小嫩穴:「骚媳妇……公公的大鷄巴来了……接屌。」


  「濮滋」一声全根尽入,法蓉的嫩穴被公公的大鷄巴塞得满满的,两条白嫩的腿搭在公公肩头,耸动白嫩的屁股迎合着大鷄巴抽插:「公公……你真是儿媳的好公公……你真会操儿媳……鷄巴这幺大……儿媳好爽……真是要命……媳妇怎幺会有这幺能干的公公……大鷄巴好会操媳妇……儿媳天天要公公的大鷄巴操啊……啊……好美……媳妇要来了……啊……啊……」


  法蓉一次次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浑身无力,只知道迎合公公的大鷄巴再操………再操……老扒这时把儿媳高跟凉鞋脱下丢在床角,捧着儿媳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娇美白嫩小脚闻着………舔着………吸着………下面的大鷄巴用力抽插,将儿媳妇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潮,终于在儿媳妇又一次淫叫连连的高潮中老扒射出了一股隐忍多时的浓浓精液,把儿媳妇的骚穴浇灌得满满的。


  翁媳俩满足地互相搂抱亲吻,法蓉用手搓着公公那从骚穴里滑出的软棉棉的鷄巴:「这坏东西……刚才好猛……媳妇差点被它插死了……公公……你的精液真多……把儿媳妇的嫩穴浇灌得满满的……你看……流了这幺多。」


  老扒搂着儿媳娇美的肉体,边亲着儿媳湿润的嘴边揉捏儿媳白嫩的大奶子淫笑说道:「骚媳妇……公公的屌不错吧……看看……坏公公……奸淫儿媳妇的坏公公……媳妇想洗个澡。」


  翁媳两又调笑了一会,老扒才抱着法蓉走进浴室,翁媳俩互相搓洗对方身子,老扒的鷄巴在儿媳的搓弄下再次勃起……连老扒都感到诧异,没想到这幺一条老鷄巴今天操了那幺多次穴还有这幺大的精力,看来俩个儿媳妇的诱惑力着实不小啊,干了还想干……越干越有精神。


  当下毫不犹豫,捞起儿媳一条大腿,鷄巴再次插入骚穴……跪着……站着……趴着……躺着……老扒变着花样奸淫折腾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直把儿媳妇奸淫折腾得淫叫连连,一时间浴室春光无限,这澡洗了1个多小时,直操得法蓉连连哀求老扒才放过儿媳。


            (三)翁媳一起玩3P


  老扒抱着软绵绵的儿媳向大儿媳张敏的卧房走去,法蓉问道:「公公你怎幺到大嫂房里……她会看见的。」


  「看见就看见……她醒来我们一起玩。」


  「不行的。」


  「有什幺不行……你大嫂早被公公操了……等下公公要尝尝一屌。」一手楼着一个娇美的儿媳妇。


  这时张敏也醒了,见这个样子知道法蓉也没逃脱公公的坚淫,就说:「公公你好坏……同时奸淫俩个儿媳妇……鷄巴还那幺硬……看来还没尽兴呐……啊蓉……公公的鷄巴怎幺样……操得你舒服吧。」


  说着发出一阵淫蕩的娇笑,法蓉则羞涩地把脸埋进公公怀里扭着光溜溜的身子:「公公……大嫂取笑我。」


  「哈哈哈……来……帮公公吹吹萧。」


  张敏和陈法蓉顺从地趴伏在公公胯下,翘着雪白的大屁股品起了公公的大萧,张敏抓住公公的大鷄巴放进嘴里,舔吸并不时套弄一下,陈法蓉则舔吸着公公的大卵蛋,一会张敏把大鷄巴放到陈法蓉嘴里让她舔吸,自己则舔弄公公的卵蛋。

  老扒舒服地躺在床上享受着儿媳妇的口技,不一会老扒已坚硬如铁……招过啊蓉撅着肥美的大白屁股在子自己的脸部,双手捏揉着阿蓉雪白的大屁股,伸出舌头舔吸儿媳的嫩穴并不时进入肉穴搅弄,阿蓉趴开白嫩的大腿伏在公公头部,粉嫩的骚穴被公公舔得淫水流出大片,沾满公公一头一脸,阿蓉和大嫂阿敏一起品着公公的大鷄巴。


  这时阿蓉跨开双腿,手抓住公公的大鷄巴对準嫩穴坐下去,滋一声大鷄巴顺着淫水全根没入骚穴,阿蓉满足的出了口气,耸动白嫩的肥臀上下套弄着公公的大鷄巴,阿敏则跨坐在公公身上让公公舔嫩穴,老扒昂首舔弄大儿媳的嫩穴,下体挺动着大鷄巴迎合二儿媳的套弄……


  一时间俩个儿媳妇娇声呻吟,淫声浪叫不断:「公公……你的鷄巴好大……媳妇的嫩穴被公公的大鷄巴插烂了……好公公……操儿媳的公公……你的鷄巴好会操媳妇……大鷄巴草得儿媳妇好舒服……」


  「坏公公……你好会舔媳妇……媳妇让公公舔得好爽……好公公……媳妇也要公公的大鷄巴插……」


  「哈哈……阿蓉你套得公公好舒服……阿蓉你用力套公公的大鷄巴……阿敏你的骚穴好香……嗯……淫水又香又甜……好吃啊……阿蓉用力套……阿敏用力淫叫……这样公公就越有劲干我俩个骚媳妇……」


  「公公……媳妇不依……你说大嫂的穴好……淫水好吃……媳妇不让公公操了。」


  鞍阿蓉做式要离开老扒的鷄巴,老扒双手按住阿蓉的肥臀一压,骚穴又将大鷄巴吞入:「阿蓉骚媳妇……你和大嫂的穴一样又香有嫩……淫水又香又甜美……你们俩都是公公的心肝骚媳妇……哈哈哈……」


  老扒下面着阿蓉,上面舔着阿敏,双手还搓揉着儿媳妇的大奶子,这样操弄了一阵子老扒让两个儿媳妇互换位置,阿蓉依依不舍地离开公公的大鷄巴将骚穴让公公舔弄,阿敏迫不及待地将公公的大鷄巴插入骚穴套弄起来,就这样又干了10多20分钟,老扒把俩个媳妇操弄得娇吟连淫声不断,都达到了高潮都瘫软在老扒身上。


  老扒这才拍拍俩个儿媳的屁股让她们并排躺在大床上,挺着湿淋淋的大鷄巴先移到阿蓉这边,将二儿媳那雪白粉嫩的大腿扛在肩头,大鷄巴毫不犹豫地插入儿媳粉嫩的骚穴,大抽大干起来……


  阿蓉被公公操得淫叫连连,雪白的大腿无力地搭在公公肩头随着公公的耸动晃蕩着,雪白的大屁股也离开了床随着大鷄巴的抽插不停晃动,淫水顺着骚穴流到床单湿了大片,嘴里还淫叫:「公公……你操死儿媳妇了……儿媳妇又要来了……啊……媳妇好舒服……公公真会操媳妇……啊……」


  阿敏在公公身后楼着公公,一双嫩手在公公身上游走,并不时搓揉公公的大卵蛋,老扒回过头和大媳妇亲嘴,舌头互相舔吸搅弄着,下体则用力挺动,大鷄巴在二儿媳骚穴快速抽插,直操得阿蓉哀求道:「公公……媳妇不行了……媳妇被公公操死了……你先操大嫂……让媳妇休息一下……啊……又来了……」

  说着瘫软在床上任由公公操弄,老扒知道二媳妇不行了,便转过身把大媳妇阿敏推倒,从阿蓉下体抽出粗硬的沾满淫液的大鷄巴,抓住大儿媳粉嫩雪白的大腿使之大张,粉嫩的骚穴便凸显在面前,大鷄巴用力一挺就全根进入,接着大力抽插……


  阿敏的嫩穴被公公粗大鷄巴插得浑身麻痒,扭着雪白的肥臀迎合公公大鷄巴的抽插:「公公……你的鷄巴怎幺这幺大……又粗又大……又硬又热……操得媳妇好舒服……啊……好公公骚媳妇被你操得好爽……啊……真会操媳妇……真是媳妇的好公公……啊……媳妇爱死大鷄巴公公了……啊……」


  「那以后天天让公公操如何?」


  「好……媳妇以后天天让公公的大鷄巴操……」


  「阿蓉你呢?想不想天天让公公操?」


  阿蓉娇媚地飘了老扒一眼:「嗯……媳妇也让公公天天操穴……坏公公。」

  老扒得意地淫笑起来,把阿敏的双腿并拢肥臀和大腿根部及骚穴都紧紧夹住大鷄巴不论是插入还是抽出都被夹得紧紧的,真是舒服透五体头地支持,这时老扒把俩个儿媳妇的一只脚放在面前欣赏,儿媳们的脚和她们的身子一样娇嫩,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老扒把儿媳妇们白嫩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脚丫放进嘴里像狗一样贪婪地闻着,嗅着,舔吸着,并逐个逐个脚趾吸吮着,连脚趾缝也舔弄着,当然下体的大鷄巴也用力操着阿敏的嫩穴。


  又过了10几分钟,老扒拉出大鷄巴,教俩个儿媳妇翘起雪白的大屁股趴着,双手扶着儿媳的肥臀大鷄巴从后面干了进去,就这样老扒一会干着大儿媳阿敏,一会又操二儿媳阿蓉,直把俩个儿媳妇操干得淫叫不断,淫水源源流出,高潮来了又来,老扒就这样楼着俩个年轻娇美娇媚风骚的儿媳妇不停地操弄着,这真是人生美好的享受。


  这一夜老扒又操了俩个儿媳妇4次,在儿媳妇淫声蕩语中老扒把精液就像开闸的水龙头不停地喷射着,俩个儿媳的脸……嘴……大奶子……白嫩的大腿……都沾满了乳白色的精液……当然嫩穴里更灌满了白花花的精液……整个床单都湿透了……这场一屌操二媳的翁媳间的大战直到老扒精尽人疲才收场,这时已是第二天8点了,老扒才满足地搂着俩个儿媳妇沉沉睡去。



             (四)小儿媳陈红


  自从老扒与大儿媳和二儿媳发生性关係后,为了避开儿子,到外面租一套房子,几乎夜夜春宵,只要儿子不在家,就把两个年轻娇美的儿媳叫来,搂着儿媳白嫩丰满的身子日夜宣淫,而两个儿媳也臣服在公公胯下,任由公公发泄,这样过了三个月,现在老扒又瞄上了小儿媳陈红。


  这天上午10点多陈红敲开了老扒的门,老扒一开门就直盯盯地看着儿媳,陈红今天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吊带连衣裙,紧身的那种,黑色的裙子把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娇嫩,吊带裙开胸很低,露出大半个雪白娇嫩的大奶子,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凸出的乳头若隐若现,老扒猜她可能没戴乳罩,裙摆只及大腿,紧紧包裹住肥翘的大屁股,黑色的长统丝袜紧紧地裹着娇嫩的大腿。


  脚穿一双黑色高跟鞋,显得婷婷玉立,身材大约35- 24- 35,既性感又丰满,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老扒看着眼前娇美的儿媳妇几乎流出口水,直到陈红叫了声:「公公……」


  老扒才反应过来,忙把儿媳妇让进屋,落坐后老扒问:「怎幺你一个人?阿民怎幺没来?」


  「阿民到外地出差了,他叫我来看看你。」


  「哦……去多久?」


  「大概要半个月。」


  「好……好……」


  老扒一阵心喜,决定马上行动,他转身倒了杯开水,趁儿媳不注意拿出个瓶子倒出些粉末放进杯子,这是一